<>()<>

    幸村精市和凉宫染结婚的第二年,幸村家小包子正式出炉,取名御。从最初皱巴巴的猴子样到现在的白白嫩嫩的包子样,中间不过一个月的时间。随着幸村御眉目长开,可以看的出来他的五官完全承袭了幸村精市的优良基因,那眉眼,那鼻梁,那嘴唇,没有一处像她。这让她有点郁闷,好歹有一点像她啊。凑近了看,仔细了看。还是没有一处像她,她有点气馁。恨恨的戳了戳了自家儿子的脸。“小妖孽,尽像你爸,以后不知道又要祸害多少人。”小小的,白净的幸村御躺在婴儿车里,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,被自家娘亲这么说,也不恼,咧开嘴一笑,满口无齿。

    她乐了,“哎哟,儿子,爱死你了。”已为人母的幸村染抱起幸村御,狠狠的吧唧了一口。“咱们去看看爸爸下班了没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幸村御舞着小拳头,嘴里呜呜呀呀的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幸村精市大学毕业后,就接手了家里的企业。而她则是在家相夫教子。咳,相夫教子,这是她的官方说法。据后来的幸村御小朋友透露,哪里是妈妈相夫教子,她是那块料么。眼尾上调,语气颇为郁闷,反而是爸爸教他们的更多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不过是被自己娘亲抱在怀里绕到庭院散步。又是一个明媚的天气。幸村家的佣人看见她有礼貌的打招呼。“小少爷今天很乖啊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挺乖的。”给幸村御吃饱喝足了,他就不会闹。他一饿,只要迟一点没把吃的送到他嘴边,他就会哭的连住东边的幸村老爷子都知道,然后就是天下大乱。她有点头疼幸村御这样,偏爷爷还一副我家曾孙长的真好,连哭声都比其他人家的孩子大声,真不愧是我幸村家的孩子。然后她就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坏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,每当她说这个的时候,幸村精市总是笑笑的看着她,什么话不说。她哼了哼,戳了戳幸村御白嫩的脸,嘀咕道。儿子,什么都像你爸了,脾气可不能再像了。幸村精市也不反驳她,据他妈妈透露,他小时候可是好带的很,脾气也好,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,不哭不闹的。所以,小御的性格承袭了谁,完全不要明说。

    她抱着幸村御走了大半个小时,幸村精市从外边进来。将公文包和外套交给在一旁的管家,伸手抱过幸村御,“御今天没闹你吧?”

    “挺乖的。”

    幸村精市了然,一般挺乖的时候就说明他儿子吃饱喝足,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抱着儿子走远,逗弄着他。没多久,就听到幸村御咯咯的笑声。她哼了哼。小白眼狼,就知道跟你老子亲。

    但是....她眯了眯眼,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。她的丈夫,她的儿子,安平健康的在她身边。朋友们虽然隔的远,却也安好。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,她很满足,也很幸福。

    幸村精市抱着幸村御回头,“小染。”就如第一次认识她一样,笑的眉目温和。

    她扬起笑,“恩,我在这。”她很幸福,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过了,一年又一年。幸村御都已经可以上幼儿园了。

    某一天,幸村御从学校回来后。“今天老师教了反义词。”这是最近幸村御的爱好,每天在学校学到什么回家都会重复一次。

    “哦?那小御学到什么了?”已经荣升为太爷爷的幸村老爷子笑呵呵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内,外。我还会组词呢。”幸村御奶声奶气的。

    “噢?小御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内人,外人。”幸村御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....”幸村染表示无语。

    时正值幸村家快吃饭前的小聚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恩,内父,外父。”

    幸村染很不给面子的笑了。幸村精市蹲下,温柔的对儿子说道,“这样组词是不对的。爸爸妈妈是不能以内外区分的。”

    幸村御很聪明,马上领会。大声的说了一句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幸村正走进来,“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幸村御扑到幸村正怀里。“小御在组词哦。”

    “小御都组什么词了?”幸村雅也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内祖父,内祖母,外祖父,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恩,爷爷奶奶就是内祖父,内祖母,外公和外婆就是外祖父和外祖母。”幸村正顺口教道。

    幸村御歪着脑袋,“可是,小御的祖父祖母都在这,那小御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在哪?难道小御没有外祖父和外祖母的么?”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