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大海中,圆形绿岛犹如世外桃源,岛上花树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,无数海鸟在此筑巢栖息。

    时值傍晚,海滩上的金色细沙褪去了白日里阳光的温度,被海水与月光冲刷得沁凉,这种温度正是海族所喜爱的,要说化为人形离开海水之后最大的享受,莫过于光着身子在沙滩上乱滚,全身沾满沙砾后,痛痛快快的去海水中游一圈。

    与陆地兽族和天空禽族相比,海族更向往着无拘无束的生活,他们互相之间没有形成族群,也没有发展属于海族的科技,他们宁愿将漫长的生命彻底融入大自然,而不是像陆地兽族一般追求着许多在海族看来十分无趣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鲸鲨夏尔克相信,这广袤无边的苍茫海洋中,必定有着许多连人形雌性已经出现都不知道的超级海族土著,他们与无法沟通的普通海族交`配,过着寂寞却又自由的日子。夏尔克并不是一个研究海族的学者,他仅仅是一只天性温和善良的鲸鲨,他没有立场批判自己的同族,但是最近他非常清楚的认识到,海族也应该有人形雌性的下一代出生,科技竞争可以暂且不管,事关繁殖进化,他们有机会而不把握,那是整个种族的损失。

    夏尔克没见过林小乐真人,他曾问过与小乐生活过的文森特,小乐的气味是怎样的,文森特每次都极不耐烦,只笼统的说一句“不难闻”以及“她的皮肤是热的,摸起来不舒服”。虽然文森特总是刻意表现得对林小乐不感兴趣,可是这四年多来,他一次也没见过他与别的海蟒交尾。

    吹了一阵海风,夏尔克转回小岛深处,那里有一所设施相当现代化的简易房子,属于他与文森特两人,当然钱是文森特出的,他的小岛被征收,可是收到了一大笔补偿款呢。

    推门入户,文森特正背对着他看电视,他看得很认真,以至于没有听到夏尔克进屋的声音。电视上正定格在抱着小豹子,甜甜微笑着的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“文森特。”

    银发男人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“文森特!”夏尔克走近,用手在他眼前晃晃。

    文森特自恍惚中惊醒,飞快地一摁手中的遥控器,给电视换了个台,可画面依旧与小乐有关,那是她的女儿史黛拉的第一千六百七十三个专题片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了?”文森特问,他有点窘迫,因为夏尔克看到他盯着小乐看入迷,可是他知道夏尔克不会给他难堪的。

    果然,鲸鲨在他对面坐下,压根没拿文森特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文森特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,明天我想离开海岛。”夏尔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,其中却有不容置喙的坚定,“我想去找林小乐。”

    “找她干什么?”文森特心中一突,莫名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当然求偶,史黛拉很可爱,我也很想抱上她那样的小鲸鲨。”夏尔克像是在自语,“虽然身为海族,我同样也是男人,我已经不能满足于只在电视上看看她了,既然安第斯族能,为什么鲸鲨族不能?文森特,难道你真的不想和她交`配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问题!”文森特满脸不耐烦,“你最好别去,你以为陆地兽族真的欢迎我们吗?我看你也不小了,还是找个鲸鲨一起吧,一样能生小鲸鲨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离开陆地之后,一直住在夏尔克的岛上,以他的能力,完全可以去寻觅一个资源不错的荒岛生活,毕竟海蟒并不是一种群居动物,可他从不说要离开海岛的事,两个大男人就这么不伦不类的住在了一起,并且他发疯般的汲取着兽族社会的知识,也极其艰难的纠正了自己满口的不知名方言,四年了,文森特飞快地成熟了起来,他想通了很多当初想不通的问题,从前他仅有人形,现在他才算真正意义上的男人。当时在一起的时候,小乐从没把他当做男人吧?他不过是个傻头傻脑的海蟒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找兽族求偶,我找小乐,关兽族什么事?”夏尔克微笑:“我不会用任何手段强迫小乐,我会用我的珍珠表达诚意,如果她不愿意,我会出发寻找别的人形海族去求偶,直到她决定嫁给我们海族其中一人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那颗珍珠捞起来了?”文森特一愣,激动的情绪稍微平息,夏尔克出生在小山般巨大的珍珠蚌旁,当时海底乱流,他全靠那颗蚌挡住激流才活了下来,在母鲨不知所踪的情况下,夏尔克不能化为人形的整个幼年时期几乎都生活在珍珠蚌的庇护下,几年前那颗蚌年老死去,当夏尔克发现的时候它的蚌壳已经张开,仅给夏尔克留下了一颗如海洋般闪耀着蓝色光芒的珍珠,夏尔克把它和蚌一起埋在了海底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曾经森森的感动过文森特,不过此刻,他极为煞风景地问道:“那么大颗的珍珠,足有好几十斤沉,你让她戴脖子上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夏尔克挠挠头发,“我没想那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