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,司空陌予就起身准备回宫,“殿下,不等太子妃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,走吧。”司空陌予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可是,沫微国皇帝就要亲临,若是太子妃迟迟不归,如何解释,况且皇后娘娘哪也得问起来。”胥尧在一旁。

    司空陌予不说话,胥尧一看只得坐上,驾车回宫。

    刚到天息门,就听到,“恭迎殿下,臣妾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司空陌予从马车一跃而下,站定,看向弯腰行礼的萧浅寒,“起来吧,一同进去。”

    回到绍长殿,两人换了衣服,司空陌予去给皇上请安,而萧浅寒则待在大殿,吃着点心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聊,整日还要在旁人面前装作相敬如宾。”浅寒念叨着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皇上坐在桌前,批着奏折,也不看一眼司空陌予。

    “父皇,到底有什么事,你知道的,我从未在意皇位,什么国事我也不想过多参与。”司空陌予说完抬脚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皇上放下了奏折,抬起头看向司空陌予,“陌予,你与浅寒的关系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的皇兄就将来此,我明白。”说完司空陌予就走了。

    从来,司空陌予都不在乎王位,若不是当年没能保护好母后,亲眼见母后葬身大海,又怎会情愿坐上太子之位,将来继承皇位,不过是为了父皇安心罢了。

    司空陌予回到绍长殿,“太子妃呢?”

    侍女上前,“回殿下,太子妃与歆月郡主在御花园中练剑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,转身就前往。

    看来歆月和浅寒的关系还真好啊,以歆月直爽、不拘小节的性子,在宫中还真是没几个朋友,也好,以后有人陪她了。

    正在思考着,突然胥尧出现,在司空陌予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沫微国边境来犯,萧冷身为一国之君,自是要先处理政务,便无法亲临,看望皇妹,只得由丞相之子——空域代为看望,空丞相——空如烈家四代都是朝中忠臣,空域从小便和萧冷、萧浅寒一同长大,也算青梅竹马。那日浅寒离别之际,偏偏空域到离蕴国——地处北方的国度,常年飘雪,冰雪万里,面见离蕴国皇帝,没能见到浅寒,甚是无奈。

    步入御花园,就看到浅寒脚勾住树枝,倒挂着,手握长剑抵住歆月的剑。

    “停下吧,我有事要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浅寒向前一用力,一个翻身,到了歆月的身后,刺向她,歆月微微转头,看到剑锋,劈叉躲过,“我皇兄要来的事,刚才给母后请安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皇兄恐怕是不能来了,边境遭到几个小国合力击打,就算不足以成威胁,也是要留在沫微国处理一下的。”司空陌予顿了顿,“不过,倒是有一个叫空域的人代为看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,空域哥哥要来。”浅寒惊喜的叫了出来,因兴奋剑法更加凌厉,打掉了歆月的剑。

    歆月揉着手腕儿,“好啊,一听什么空域哥哥,就不顾我的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没事吧。”浅寒赶紧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“我好歹也是习武之人啊,这点小伤,你还真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你可是歆月公主啊,怎么能有一点伤呢,来,我帮你揉揉。”说着浅寒微笑着握住了歆月的手。

    歆月装出公主架子,“来,好好按着。”还没装够呢,就疼得叫起来了,“你,,你竟敢耍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两人又打逗起来了。

    司空陌予看着和歆月嬉闹的浅寒,心中暗暗沉思,为何听到皇兄不来时,没有一点失望,反倒是听到空域来时兴致那么高呢,莫非关系并不好,可是萧冷宠爱妹妹是人人皆知的啊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