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把他们几个抓起来!”一个警官叫道。“聚众斗殴,扰乱社会治安!都给我带走!”“明明是英国人先坐车耍赖,不给钱,还打伤了人。你们为什么不抓英国人!”围观的人都愤愤不平。“就是,太没有道理了!”“英国人就可以随便打人了吗?”“这我不管,反正他们三个我要带走!”警官说。“住手!不许抓人!”一个姑娘走上来拦住了去路。“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。首先是英国人引起的,为什么不抓他们?”“连她一块带走!”警官拔出手枪说道。几个警察正要上来抓人。人群中一个身穿军装的人挤进来。

    这人身穿中将军装,足蹬马靴,亮得可以照出人影。一口浙江普通话:“出什么事啦?”“英国人坐车耍赖,还打伤了人。”“太欺负人了!”“中国人凭什么就得让他们欺负!”那姑娘说道:“这件事情我都看到了。首先是英国人坐车不给钱,还打人。他们处于义愤才动手的。”“哦,是这样。他们在哪儿?”那几个英国兵捂着脸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。这中将军官破口大骂起来:“娘西皮!你们这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!丧权辱国!“

    林风、罗刚一看他这派头,说话的腔调就知道:老蒋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西皮!你们这些英国鬼子!欺负我们中国人。”蒋介石把英国兵痛骂一顿。“你们把这些英国鬼子都给我关起来!要他们赔礼道歉才能放!”他对警察说。“是!”警察把英国兵带走了。“你们做得很对。我们中国人决不能让他们看扁了。就算是打不过,也要面对着他们,不能倒下!”蒋介石对他们说。“你们带他们到医院去看看医生,钱我来出。”他命令两个卫兵。说完蹬上汽车走了。卫兵和那姑娘送他们去医院

    车夫的伤不碍事,医生开了些药。林风、罗刚,李洪久又给了他些钱,要车夫休息几天。车夫推辞不过,很感激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,可真过瘾!英国兵也没有什么可怕的。”李洪久说。“这算什么?如果有一天在战场上杀小日本那才过瘾。”罗刚说。“你想,开着坦克追赶着他们那才——一个字:爽!”罗刚眉飞色舞的说着。“坦克?什么是坦克?”李洪久问。“坦克是最新发明的新式武器。装有机关枪,可以越过壕沟。”那姑娘说。“装机枪算什么,应该装上火炮!几百辆组成一个突击集群,天上在配备飞机、战斗机、轰炸机、强击机。地面再摆上几千门大炮、榴弹炮、加农炮、火箭炮对着敌人轰击你看那是什么场面。”罗刚说。“我看不如用原子弹。”林风说。“只要这么一颗就全部解决了。”那姑娘不明白了。“原子弹是什么武器?”“原子弹嘛就是——这个”林风支支吾吾的说。“把一种特殊的炸药装载一起,然后引爆。它的威力嘛很大。一颗当几十颗。”林风说道。“我可不敢告诉她原子弹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大?”姑娘瞪大了眼睛。李洪久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们谈谈说说走到广东大学校门口。“我到了。”姑娘说“再见!”“我叫林风。”“我叫罗刚。”“我叫李洪久。”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林风问。“不告诉你。”那姑娘微笑着说。说完一转身走进校门。“不告诉就算了。”林风在背后嘟囔着。“唉,走吧。”罗刚拍了拍他。

    “嗨——还是告诉你们吧,我叫夏——雨!”在门口挥着手。

    “老兄,高,实在是高!”李洪久、罗刚伸着大拇指对林风说。“哈哈,那美女看上你啦。追美眉的本事你数第一。”“你再说?我可要呵你的痒了。”“别别,我求饶了。”三人打打闹闹回到客店。

    闹了一天,都感到有些疲倦,早早的就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报纸上登载了新闻:英国士兵当街撒野,三青年路见不平。将事情的经过,他们的照片都刊载上去。客店老板特地请他们吃饭喝酒。一连几天他们都不好意思出门。

    考试的日子总算来了。考场教师看到是他们三个还专门领他们进了考场。

    考试题对林风罗刚来说简直是小儿科。李洪久也觉得并不困难。考场上静悄悄的。很快林风就答完了。他刚一站起来,罗刚也站起来。两人一起交卷走出考场。一会儿李洪久也做完了。今天靠的是文科。主要内容是国民革命与三民主义。

    理科考试更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三个人打英国兵的事已经传开了,很多考生都要他们说说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口试了。

    这时,蒋介石已经被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。

    考官张申府给蒋介石推荐几个成绩突出的学生:“看这一位的文笔流畅。有条有理。对国民革命有独到的见解。不妨听听。”蒋介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林风——”!

    “报告!”林风走进来立正站好敬了个鞠躬礼

    蒋介石一听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