="('"=>

    “连爵,你看到了吗,”赛义夫挑了下眉毛说,“这就是龙门的实力,我想绝对出乎你的意料,可是,你不觉得整件事情正好似因为有这样的安排,所以才会变得这么的有趣是吗。..”

    墨理看了看周围说:“没有想到你竟然真有几分有本事,好啊,我现在就好好的告诉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清醒,你想要跟我们龙门比,根本就是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赛义夫则是满不在乎的说:“墨理,我告诉你,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地盘,你就真的可以无法无天,我现在就告诉你,你是多么的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赛义夫又是一声令下,所有的人摘掉了身上的护甲之后,露出来的竟然是和墨理一模一样的装置。

    克里斯和连文静在一旁就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,这两队人,到底是来大家的还是来斗富的,好啊,就算你们有什么先进装备,这个架还是一定要进行下去的对不对。

    “墨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很快,赛义夫的人和摸里的人就扭打成了一团,克里斯和连文静等人很快也加入了这场混战之中,至于墨理和连爵,自然是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叶蔷很喜欢击剑,所以不管这件事情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,我们谁都不要去碰那些所谓的先进装置,就用着两把剑,看看谁最先打倒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击剑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一片空地上立刻就较量了起来,玫瑰和赛义夫同时说了一句,这两个人究竟在做什么,这是专业的约架好不好,他们究竟还要幼稚到什么时候啊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啊,”赛义夫冷哼了一声,“我不能就这样让连爵得逞,说好了,我是帮他救人,结果他却阿布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对付墨理身上。”

    克里斯狠狠的的一枪射出去,吼叫着对赛义夫说:“你懂什么,这和龙门的位子没有一点点的关系好不好,只不过就是两个男人关于一个女人的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看不是这样,”赛义夫才不相信克里斯的胡言乱语,整个圈子里面的人谁不知道,只要谁能够尽快的将墨理的头砍下来,那么谁就能够做到龙门老大的位子。

    就在连爵和墨理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,突然飞过来的一枚子弹,穿过两个人之间的空隙,两人的脸色同样一下突变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”连爵瞪着眼睛说,“我可没有你想的那的没种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不是你,”墨理冷笑了一声说,“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,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”赛义夫端着枪走过来说,“真的不好意思,连爵,我想这个战利恐怕不能属于你了,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,我要利用你手中的长剑砍掉这个家伙的脑袋,然后顺利的帮我做到龙门老大的位子,你们觉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怎么样,”墨理一下掀开了连爵手上的剑说,“赛义夫,你如果敢动一下,我就让你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”赛义夫满脸的张狂,“好啊,死到临头了,墨理,就让我好好的看看你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的厉害,”墨理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长剑,“或许我奶奶说的对,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把你们所有人都打倒在地,但是对于你,我却没有那么大的耐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吗,赛义夫,你所代表的白家,和我所代表的龙门,我们生来就是对手,虽然你们现在被我们成功的打败了,但是我的心里面很是清楚,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当然,墨理手指一动,赛义夫脚下的那片草地瞬间落空,身下就是早已经设计好的水池,至于池中究竟养些什么,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雷克斯则十分的清楚,宛清已经启动了他身上的装置,所以赛义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到赛义夫瞬间消失,惨叫声之后,浓浓的血腥味从地下传出来,泛着难以想象的恶心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一幕,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谁都没有想到墨理这个小子居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,竟然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他所谓的算计,好像他们继续这样轻举妄动的话,恐怕就真的会落得赛义夫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”这个时候老太太突然之间出现,叶蔷也紧随其后,“这个招数是我告诉墨理的,但是他也只能启动其中的一块而已,至于你们其他人的性命,仍旧握在你自己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一个要求,”老太太说到这里又一次开口说,“如今赛义夫已经除掉了,我不会对你们所有人赶尽杀绝,但是你们必须停手。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