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的阳光温馨静谧,议政厅内只听得到羽毛笔唰唰飞快掠过纸面的声音。亚恒立在苏墨身后,如往常一般站得笔直,笔挺修身的深黑色执事装让那张娃娃脸也显出几分硬挺凌厉的神色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当他的视线落在那正在古典方桌上爬来爬去的粉色小蛇时,他的嘴角总是禁不住要抽动两下。

    苏墨将审阅过的一卷羊皮纸放到另一边,这才抽空抬起头看了看桌子那边不断扭动身子试图骚扰她的小蛇。

    察觉到苏墨投注过来的目光,小蛇尾巴欢快地摆动着,白光一晃而过,火红的衣袍便落在桌上,绝世妖娆的男子斜躺着,将那满桌子的羊皮卷噼里啪啦地碰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苏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一地的羊皮卷,揉揉眉心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家妖孽。

    花散里朝苏墨抛了个眉眼,把衣袍的开襟一拉,雪白的胸膛和胸口的无限春光尽收眼底。衣袍下他什么都没穿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修长而白皙,柔软地摆出最诱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亚恒险些瞪出双眼。这大白天的发什么情!当他亚恒不存在啊喂!

    苏墨扶额,突然想起每个小旬她的公休日不会安排侍寝,他们几个轮流,这次似乎轮到某只妖孽被Pass掉,这才巴巴地趁她处理政务的时候缠过来。

    他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,苏墨见惯不惯地重新埋头批阅。那边,花散里斗志高昂,妖媚笑着便挪动身子朝苏墨靠近,伏在桌子上,使出浑身解数地挑逗苏墨。

    只可惜苏墨淡定得很,他浑身上下哪个地方她没碰过,多么妖娆的模样她都看过了。花散里泄气地收回放到苏墨脸上游移的手,哀怨地趴在桌子上,“染染宝贝不喜欢我了,定是厌烦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闻声一顿,抬起头认真地看向花散里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她的嗓音并不冰冷,却硬生生让人察觉到其中的怒气。

    花散里没来由地一哆嗦,又想起自己百般讨好她却无动于衷,硬着头皮哼道,“你自是喜欢其他几个年轻的多一些,否则怎么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他便突然察觉到逼近的冷凝气息,苏墨不知何时已站起身,倾身压向他。

    花散里从没见过苏墨如此森冷的眸子,下意识地往后刚要一缩,苏墨箍住他的腰往自己身前一带,手将碍事的羊皮卷通通扫落。

    “亚恒,出去。”苏墨淡漠的嗓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冷硬,亚恒嗓子一紧,匆忙行礼后退出。

    花散里绵密的睫毛轻颤,茫然又紧张地看着苏墨,“染染……”他未说完的话被苏墨吞入,强硬又霸道的力度让花散里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炽热情愫。

    吻过后是激烈的爱抚和纠缠,花散里听到她伏在自己耳边一遍遍说,小伞,你忘了,我说过,如果我爱一个人,我不会嫌弃他变老,我连他的年龄也爱。

    苏墨从暂时的失控中清醒过来时,花散里正满足而意犹未尽地缠在她身上。周围一片狼藉,苏墨已经不知道一会儿亚恒进来后会露出如何精彩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染染,你刚才对为夫真热情~为夫差点儿没招架住,染染宝贝好坏啊……”花散里妖娆地用指头一点苏墨的额头嗔道。苏墨浑身一抖,肉麻得简直想去撞墙。

    苏墨白日在议政厅与某只妖孽亲热的事当天便传遍了凌雪宫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由天曜主持召开,由阿夜和流火监督,由其他几位共同审理的“侍寝分配不公”案件在晚饭过后正式开庭。

    偌大的餐厅内平时用来就餐的长桌已经撤下,苏墨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沙发椅上,头顶明晃晃的水晶吊灯让她感到格外悲催。这群爱吃醋的家伙……

    对面依次排开十张椅子,正中间坐着主审的天曜,流火和阿夜,另外两边分别坐着露可,佐伊,千泽,离渊,法尔特,菲尔,兰迪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当事人则闲适地趴在苏墨肩膀上,开心地甩着尾巴,脑袋还时不时地蹭着苏墨的脖子。如果目光可以化作利器的话,他如今该被对面十大美男杀人般的眼神给砍成无数段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问题,你必须如实回答。”天曜冷然而霸气的声音让苏墨使劲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今天是公休日还要与他亲热,可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?”阿夜声音沉静。苏墨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,那便是你主动的了?”流火眯起眼,清清冷冷地问了一句。苏墨冒汗,虽然开始是小伞挑逗的,不过后来确实是……她压过去的。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真是小心眼,染染对我热情一回都吃醋!”肩上的小蛇吐着信子趾高气昂。苏墨扶额,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啊!

    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